文章分类: 八月, 2018

本站涉及诸如PDF文档或其他的资源可以和本站直接联系!

来源: 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4791191320

【同人文】 逃“生” 题记 在这片充斥着空寂,压抑着嘶吼的黑暗里,伸手,是抓握不住的孤苦,脚下,是触及不到的虚无…… 我曾无数次的对着神明苦苦哀求,哪怕是一段骤然停止音符,哪怕是一阵仓皇而过的脚步,哪怕气若游丝的微光一缕,也足以让我满面泪流… 神明哀叹我的悲伤,将那片黑暗拨了过去,赐我以光。 神明怜悯予我——整个世界的光… 可, 那又能怎样呢? 现在, 我的周围充斥着刺痛双眼的明亮,哪里都有光,哪里都是光…… 谁在离去? 在这片充斥着空寂,压抑着嘶吼的光明里,脚下仍是触及不到的虚无,伸手仍是抓握不住的孤苦…… 呵, 我原本就是, 神明留下的一个错误…… ——绫
第一章 荒漠中的剑客洛天依【南北组同人文】 逃“生”

第一张 荒漠中的剑客洛天依【南北组同人文】 逃“生”

第一章 相遇 第(1)节 疯子 “咕噜噜…”她揉了揉已经发出警报声的肚皮,对着望不到尽头的荒漠轻轻地叹了一口气。 无尽的荒漠里,一座犹如海市蜃楼般的雪山,突兀的在荒漠的尽头伫立着… “嗷…啊额”身后,五只身形扭曲的人影,暴露出形如豺狼的獠牙,从喉咙处发出绝非人声的低吼。 她一甩沾上几滴污血的长剑,银色的剑身在阳光下轻轻抖动,甚是惬意。她回首,几缕银灰色的秀发轻轻拂过这一袭冰蓝色的铠甲,碧绿色的双眸似有水波在游走。 俯视着身后不远的那些人影,她把玩起手中的长剑询问着,“呐,你们知道这附近有什么能吃的东西吗?我倒是看见几条蛇,不过我没有吃过蛇肉馅的包子呢…” “啊嗷…唔…”他们血红色的眼睛浑浊而没有人气,似乎在回答天依的问题,又似乎只是在进行着粗重的喘息…那略显耀眼的长剑散发着危险的气息,他们凭借本能止步不前,却难耐喉咙深处状欲爆发的干渴。 还是无法沟通吗…她微微的蹙眉,有些放弃地自言自语着“你们身上没有我要找的药材啊…”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天依或许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,她已经不自觉地咬紧了牙关。 一阵怪异又刺耳的讪笑声突然地响起,洛天依迅速的以剑防身,微微地眯起双眼,警惕地寻找着这古怪声音的发源地。 “你们没有听到吗?你们不能当做药材哦~难得碰到一个不去斩杀你们的家伙呢~”那群扭曲的阴影里,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身上披着破旧大斗篷的家伙,好像在努力压抑着狂笑似的,她略显苍白的双手死死地捂着肚子,身子剧烈的颤抖着,可是还是没能阻止从牙缝里流露出的怪异的笑声。 这绝对是个疯子,看着在那些魁梧又扭曲的家伙中站立着的纤弱而单薄的身影,倘若不是她过分怪异的举止让人反感,洛天依或许还会考虑要不要把她从怪物堆里拉出来。或许这个疯子还会反咬我一口,洛天依想了想,果断地放弃了去多管闲事。 被巨大的破旧的帽子兜住了整个脑袋,她整个身子都好像躲进了这破旧大斗篷的黑暗里,可洛天依还是敏锐的听到了从阴影中飘出来的那句有些尖锐的话语。 “没听到我说什么吗。逃 命 去。” 这使天依觉得眼前的疯子和那群怪物身形是一样的扭曲的,或是更甚。这是不是就是药材?天依紧盯着那个疯子,背对着天依的她好像并没有任何的防备,此时偷袭吗?洛天依摆好进攻的架势,跃跃欲试。 但在下一秒她便不敢轻举妄动了,那些扭曲的生命像是突然有了意识,浑浊的红眼睛不安的颤动着,嘶吼了几声便仓皇地逃窜了,似乎听懂了这个疯子的言语。 然后,披着大斗篷的这个疯子,慢条斯理地转过身来,帽子罩下的厚重的阴影使天依看不清那个人的面容,她一定还在诡异地笑着吧,天依想。 “我有你正找着的药材哦~”她从她的大披风里掏出一个透明的密封良好的大试管,里面鲜红色粘稠的液体随着她刚刚的动作轻轻晃动着。 天依依然没有放松警惕,尽管她现在很饿,她一边考虑着荒漠里除了蛇还有什么能吃的,一边随口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在找这个东西?你在哪里得到它的。” “你好像没有多少时间再和我纠缠了哦~这副药材保质期可不长哦。”她像是看透了天依极力不想透露出情绪的想法,所以她也不想透露给天依任何的信息,“被那种东西侵蚀了,不想变成魍魉的话,只能以毒攻毒了哦。”她边说边摇晃起她的脑袋。 诧异于这个疯子看透人心的敏锐,天依眉头紧皱的问道:“条件呢?” 疯子顿了顿还在摇晃着的脑袋,把玩了一会儿手中的试管,又用脚尖戳了戳脚下的沙土,然后突然双手叉腰大声地说道:“先带我去你家吧,我还没想好呢!”